当前位置:会计师事务所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热点文章
    鼓励台商资金回流 台财部承诺:不
    虽有大量台商咨询回台投资,但始终没人敢跨出第一步与台国税局协商。台财政部政务次长吴自心20日承诺,台商企业或个人向国税局咨询资料将「去识别化」,不会藉此将回台的台商 ...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关于做好上市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注册会计师协会: 为做好上市公司2008年度财务报表审计工作,规范注册会计师的执业行为,提高审计质量,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保护公众利益,现就做好上市公 ...
    秦博勇率团赴德国参加联合国审计
    来源:审计署 12月3日至4日,受胡泽君审计长委托,秦博勇副审计长率中国审计代表团一行4人赴德国波恩参加了联合国审计委员会第49次特别会议,并于会后访问了德国联邦审计院。 本 ...
    注意:印度简化中小企业税务申报
    印度财政部长戈雅(Piyush Goyal)于2019年2月1日在国会提出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这是目前执政的莫迪政府在6月选举前最后一次提出的预算案,相关要点如下: 对贸易商及微中小型企业(MSM ...
    财预〔2018〕34号 关于做好2018年地
    财预〔2018〕34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财政厅(局):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按照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发挥政府规范举债对 ...
    中注协印发《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
    为表彰社会各界人士对注册会计师行业的支持和做出的贡献,以及协会会员长期致力于行业发展所付出的努力和做出的贡献,扩大注册会计师行业的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中注协按照《 ...
    律师事务所2018年度财务年终决算报
    各律师事务所: 全市律师事务所2018年度财务年终决算报表填报工作将于2019年1月2日至2月18日进行,请各律师所合理安排时间,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决算报表的填报工作。具体要求如下: ...
    中央财政科技计划项目(课题)结
    审计报告是注册会计师根据审计准则和本指引的规定,在实施审计工作的基础 上,对被审计项目(课题)承担单位科研项目资金投入、使用、管理情况发表审计 意见的书面文件。注册 ...
    财预〔2018〕35号 财政部印发《预
    财预〔2018〕35号 财政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财政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财政局: 为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实施跨年度预算平衡 ...
    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应报送的资料
    一、必填报表及必报资料(通用) (一)申报表 (二)企业财务报表 这里特别强调下:关联企业纳税人申报时有重大变化哦,实行查账征收的居民企业和在中国境内设立机构、场所并 ...
案例分析:含资产剥离的股权转让如何税务处理

来自:    发布时间:2022-01-21    浏览 :

 

股权转让是优化社会资源配置的重要手段,其产生的各项税收是股权转让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时甚至成为股权转让交易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本文以一起含资产剥离的股权转让案例为研究对象,分析股权转让过程中交易各方的税务处理。

一、股权转让基本案情

B公司有张某、王某、李某、赵某、周某5个自然人股东(以下简称“张某等人”)。2017年9月18日,A 公司与张某等人签订《股权及公司资产收购协议》,收购B公司全部资产及股权。

(一)股权结构

(二)合同概况

甲方:张某、王某、李某、赵某、周某。

乙方:A公司。

合同内容:以2017年8月31日为报表基准日,将B 公司作价29000万元,A公司以29000万元价款收购B公司。

合同日期:2017年9月18日。

(三)合同条款

乙方收购B公司的现有资产及全部股权,具体为:1.B公司现有资产,包括资质、设备、租赁协议权利、现库存原辅材料、工器具等全部资产;2.B公司100% 的股权。

截至签订合同日,B公司现有库存成品、应收账款归B公司原股东所有。B公司原股东须结清B公司全部债务、补缴欠缴的资本金,具体清算、支付按照本合同的安排执行。A公司支付的款项在清偿B公司的全部债务、补足资本金、将未分配利润分配给B公司原股东后,余款按照股东的持股比例进入原股东个人账户。

(四)合同履行

第一次付款:2017年9月18日,A公司支付5000万元至B公司账户,用于清偿两条生产线的设备款。

第二次付款:2017年11月15日,A公司支付6000 万元,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支付到原股东账户。其中:4500万元由原股东给B公司,用于偿还B公司的银行借款,其余1500万元留给原股东。

第三次付款:2017年12月31日,A公司支付4000 万元到B公司账户,用于清偿B公司债务1200万元,其余2800万元作为股利,由B公司按照持股比例分配给原股东。

第四次付款:2018年12月31日,A公司支付8000 万元,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支付到各股东账户。

第五次付款:2019年3月31日,A公司支付6000万元给B公司,缴纳B公司欠缴税款300万元、补足资本金2000万元后,其余3700万元由B公司按照持股比例支付给原股东。

2017年9月25日,第一次付款后,B公司原股东将持有股权的50%变更到A公司名下。2017年11月15 日,第二次付款后,B公司原股东将另外50%股权变更到A公司名下。

(五)持股成本

张某等人补足对B公司的出资后,各位股东的持股成本及出资比例如下:

(六)讨论问题

根据上述业务描述,讨论以下问题:1. 该项业务是股权交易还是资产交易?2. 该项业务,A公司、B公司及B公司原股东如何进行税务处理?3. 该项交易,B公司原股东的股权转让时间如何确定?个人所得税额如何计算?如何缴纳?

二、股权转让和资产转让税务处理的逻辑梳理

(一)交易性质的认定

股权转让和资产转让是两类不同的应税行为,其税务处理规定不同。前述案例的税务处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判定该项业务是股权转让还是资产转让。

股权转让和资产转让,在交易性质的认定上有如下区别:

1. 交易主体不同。股权转让是股东之间的交易,资产转让是公司之间的交易。

2. 交易标的不同。股权转让的标的是目标公司的股权,资产转让的标的是转让方的资产。

3. 款项支付不同。股权转让是目标公司的新股东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原股东,资产转让是受让方将资产转让价款支付给转让方。

4. 产权转移方式不同。股权所有权的让渡以过户为标志,资产所有权的让渡通常以交付为标志,但登记管理的资产,所有权的让渡也是以过户为标志。

(二)涉及的税收

股权转让仅涉及所得税和印花税。股权转让方如果是企业,缴纳企业所得税;股权转让方如果是个人,缴纳个人所得税。而资产转让,视转让资产的不同,资产转让方可能会涉及增值税、土地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印花税等与资产转让相关的税收,资产受让方可能会涉及契税、印花税。

(三)股权转让与资产转让的利弊分析

1. 股权转让受法律法规的限制少,资产转让受法律法规的限制多,如采矿权的转让,要经国家有关部门审批。

2. 股权转让仅涉及所得税和印花税,税收负担相对较轻;资产转让涉及增值税、土地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印花税等,税收负担相对较重。

3. 股权转让受让方有可能承担目标公司的潜在负债,收购风险大;资产转让受让方不承担转让方的潜在负债,收购风险小。

(四)股权转让中剥离资产涉及的税收

股权是目标公司净资产的映射,股权价值的高低通常取决于目标公司净资产价值的大小。股权交易过程中,受让方通常会要求目标公司原股东将目标公司的不良资产剥离,并清理目标公司的债权、债务。

股权转让前,如果目标公司将其不良资产剥离给原股东,目标公司应当按照转让资产缴纳相关税收。同时,目标公司与原股东之间剥离资产的交易属于关联交易,应当符合独立交易原则,如果不符合且造成国家税款整体减少的,税务机关可以按照税法规定对该关联交易进行特别纳税调整。

(五)股权转让中股东替公司偿债的税务处理

股权转让前,如果目标公司原股东替公司偿债,形成原股东与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应当区分不同情况进行税务处理:

1. 股权转让前,如果原股东将应收公司债权转为对公司的股权投资(债转股),应当增加原股东的持股成本。

2. 股权转让前,如果原股东将应收公司债权与股权一并转让,应当将转让收入分解为股权转让收入与债权转让收入两部分进行税务处理。

3. 股权转让前,如果原股东将应收公司债权既未转作对公司的股权投资,也未在合同中约定将债权与股权一并转让给受让方,而公司欠股东债务消失,这属于股东豁免公司债务,公司和股东应当按照债务重组进行税务处理。

三、案例分析

根据以上逻辑,现将本文前述案例交易各方涉及的税务处理分析如下:

(一)交易性质的认定

1. 从合同条款看,交易标的既有B公司的资产,也有B公司的股权。但是从交易主体看,交易是在B公司的原股东张某等人与新股东A公司之间进行的。公司资产在公司的名下,股东只能处置公司的股权,无权处置公司的资产。由于该项交易是股东之间的交易,所以应当按照股权交易进行税务处理。

2. 按照合同约定,股权转让之前,B公司应当将其存货、应收账款剥离给原股东张某等人。剥离资产交易是在B公司与其原股东张某等人之间进行的,交易标的是B公司的存货、应收账款,应当按照资产交易进行相应的税务处理。

综上,前述案例应当定性为含资产剥离的股权收购,交易的基本属性是股权交易,但其中嵌套了资产交易。

(二)交易涉及的税收

1.B公司的原股东张某等人与新股东A公司之间的交易是股权交易,张某等人向A公司转让股权,应当按照转让股权缴纳个人所得税、印花税。

2.B公司将其存货、应收账款剥离给原股东张某等人,该部分交易是资产交易,B公司应当按照转让资产进行税务处理,缴纳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印花税。

(三)资金流向的性质

第一次付款:A公司将5000万元付至B公司账户,用于清偿两条生产线的设备款。该笔款项,应当定性为A公司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张某等人后,张某等人又将款项借给B公司,用于支付设备价款。对于A公司和张某等人而言,这属于股权转让价款的一部分。对于张某等人和B公司而言,形成股东和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关系。

第二次付款:A公司支付6000万元到张某等人账户,其中4500万元给B公司用于偿还银行借款。该笔款项,应当定性为A公司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张某等人后,张某等人又将款项借给B公司归还银行借款。对于A公司和张某等人而言,这属于股权转让价款的一部分。对于张某等人和B公司而言,形成股东和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关系。

第三次付款:A公司支付4000万元到B公司账户,该笔款项用于清偿B公司债务1200万元,其余2800万元作为股利分配给张某等人。该笔款项,应当定性为A公司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张某等人后,张某等人又将款项借给B公司,用于归还银行借款、给股东分配利润。对于A公司和张某等人而言,这属于股权转让价款的一部分。对于张某等人和B公司而言,先形成股东和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后构成公司对股东的股利分配。

第四次付款:A公司给张某等人支付8000万元,属于股权转让价款的一部分。

第五次付款:A公司支付6000万元给B公司,用于缴纳欠税300万元、补足资本金2000万元后,支付给原股东3700万元。该笔款项,应当定性为A公司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张某等人后,张某等人又将款项借给B公司,用于缴纳税款、补足资本金。对于A公司和张某等人而言,这属于股权转让价款的一部分。对于张某等人和B公司而言,形成股东和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以及股东补足资本金。

(四)股权转让的个人所得税处理

1. 股权转让收入的确认。该项交易,签订股权转让合同时,B公司净资产的公允价值为29000万元。A公司与张某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张某等人将持有B公司的股权以29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A公司,A公司以各种方式支付股权转让款项29000万元。张某等人计算转让股权的个人所得税时,股权转让收入为29000万元。

2. 股权转让成本的确认。A公司以各种方式支付的股权转让价款中,偿付B公司债务11000万元(5000+4500+1200+300),给B公司股东分配股息2800万元,以上款项形成B公司欠张某等人的债务13800万元。该债务发生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后,未包括在29000万元的股权转让价款之中。

股权转让前,如果张某等人将该债权转为对B公司的股权(债转股),则持股成本增加13800万元。但是,张某等人未将应收B公司的债权转为对B公司的股权,而B公司欠股东的债务消失,这是张某等人豁免了B公司的债务,B公司应当确认债务重组收益,张某等人有债务重组损失,但持有B公司股权的成本不变。

综上,张某等人持有B公司股权的成本为股权转让前的出资4617万元和股权转让过程中补足的资本金2000万元,共计6617万元。

3. 股权转让个人所得税税额的计算。张某等人转让B公司股权,应当以股权转让收入减股权成本为股权转让所得,适用20%的比例税率,计算转让股权应纳个人所得税额。

4. 股权转让个人所得税税额的缴纳。《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发布〈股权转让所得个人所得税管理办法(试行)〉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4年第67号)(以下简称“第67号公告”)第二十条规定,受让方已支付或部分支付股权转让价款的或股权转让协议已签订生效的,扣缴义务人、纳税人应当依法在次月15日内向主管税务机关申报纳税。

张某等人与A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时间为2017 年9月18日,并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当天支付了第一笔款项;2017年9月25日,张某等人将持有股权的50% 变更到A公司名下。按照第67号公告的规定,张某等人股权转让所得的确认时间为2017年9月,转让股权应纳的个人所得税由A公司代扣代缴,在2017年10月15日前申报缴纳。

(五)股息的个人所得税处理

A公司支付的股权转让价款中,有2800万元B公司作为股息分配给了原股东,原股东应当按照股息所得,适用20%的比例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税款由B公司代扣代缴。

(六)剥离资产的税务处理

B公司剥离给原股东的存货,如果原股东给B公司支付对价,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均按照销售处理;如果原股东减少了资本金,增值税按照视同销售处理,企业所得税按照减资处理;如果原股东未给B公司支付对价,也未减资,增值税按照视同销售处理,企业所得税按照对外捐赠处理。

B公司剥离给原股东的应收账款,不在增值税征税范围内,无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处理与剥离存货相同。

(七)受让股权的税务处理

A公司以各种方式支付给B公司的原股东张某等人的29000万元,属于受让B公司股权支付的对价,应当计入受让股权的计税基础,在将来处置B公司股权时从处置所得中扣除。

四、涉税风险提示

本文前述案例,交易各方在业务安排和涉税事宜的处理上,存在以下问题:

(一)合同标的表述不清

A公司与张某等人签订的是《股权及公司资产收购协议》,收购“B公司全部资产及股权”。股权收购与资产收购是两类不同的交易,交易主体不同,交易标的不同,涉及的税务处理也不同。前述案例,单纯看合同条款,根本无法直观判断该项交易是资产交易还是股权交易。如果税务机关与纳税人在合同定性上存在分歧,税务处理的不确定性就会增加,纳税人有可能面临比较高的涉税风险。

本案中,纳税人如果要避免在交易定性中可能存在的涉税风险,必须明确合同标的是股权收购。应当将合同名称修改为《股权收购协议》,将合同内容修改为“A 公司以29000万元价款收购B公司股权”,删除合同条款中收购标的含“B公司现有资产,包括资质、设备、租赁协议权利、现库存原辅材料、工器具等全部资产”的表述,明确“乙方收购B公司100%的股权”。

(二)款项收付混乱不堪

资产交易,款项收付是在公司之间进行的;股权交易,款项收付是在股东之间进行的。前述案例,A公司时而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张某等人,时而将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B公司,其中还夹杂着归还B公司借款、分配股息、补足资本金等事宜,资金流向混乱。这使得税务机关很难界定款项的用途及金额,涉税风险陡增。

本案中,纳税人如果要避免由于资金收付不明晰而产生的税收风险,应当在合同中明确款项的用途及金额。比如,合同约定由A公司将股权转让价款29000万元全部支付给B公司的原股东张某等人,再由张某等人将其中的13800万元借给B公司,用于偿还B公司的债务以及给股东分配股息。如此约定,会使得资金的性质、用途一目了然。

(三)债权处理语焉不详

股权转让,在合同价款确定之后,如果原股东替公司清偿债务,在股东和公司间就形成了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股权过户前,如果原股东将该部分应收公司债权转为对公司的股权,则原股东的持股成本增加,转让股权的税收负担就会降低。

本案中,张某等人替B公司偿还债务的款项,形成公司对股东的负债。股权转让前,张某等人未将该部分债权转为对B公司的股权,而是直接豁免了公司的债务。如此操作,张某等人持有B公司股权的成本没有增加,转让股权的税收负担反而增加了。而且B公司确认债务重组收益,其税收负担也相应增加。

综上,股权收购中的各方当事人在安排股权转让交易时,应当注意以下几点:一是交易主体、交易标的、业务性质要一目了然,业务安排越简单越好。二是资金流向应当清楚明了,要能够直观看出资金的性质和用途。三是应当进行必要的税收考量,尽可能避免股权转让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重复纳税问题。